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《九品芝麻官》里,方唐镜在公堂门口狂言“有本事你打我呀”,果真就挨了揍。揍完,包龙星对有为说:大家都听到了,是他叫我打,我才打的。

前些天,卫计委出了个公文——“二、三级综合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标准”征求意见稿。刹那间,各方吐槽立刻汹涌而至,颇有些用唾沫淹了卫计委的意思。

激怒各方的意见稿里,是意见稿中针对医院“服务质量”的一项规定:三级医院住院患者死亡率0.8%,住院手术死亡率1.4‰;二级医院住院患者死亡率4.0‰;住院手术死亡率0.28‰。

外界所表达的观点集中在一处,即若执行上述规定,医院为了保住评级,可能会拒收重症患者、赶走垂死病人以缩小分子,或是鼓励症状较轻的患者入院以扩大分母。

卫计委回应称:死亡率指标是行业平均水平的客观数据,不会导致医院拒收重症患者。

好个逻辑!医院不拒收、不做假,则其死亡率数据为真,才有用标准对其进行评价的意义。但从未听说标准客观,就不会引发被考核者造假。更何况,残酷的事实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警示我们,为迎合标准、应对考核,中国人在造假方面的功力早就臻入化境。

当然,卫计委官员的回复可能想表达的是:大家不要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,不要小看医德仁心、低估人性之善。

可这种看似宽厚的态度,恰恰在此处是最要不得的。该规范并不是法律,但毕竟是由监管部门制定,并对特定对象、特定行为具有约束作用,因此讨论时需在法律语境中进行。横不能我跟你说法律,你又跟我讲道德、劈情操。

在法律的世界里,条文的制定必须遵循一个重要原则——即使在人性最恶一面显现时,也要尽力保护弱者的权益不受侵犯——因为法律界定的是社会生活之底线。

撇开将引入死亡率作为考核标准之一是否科学、是否符合医学规律,外界略带腹黑之嫌的质疑声,恰到好处地体现出了上述原则。

相反,卫计委未能抓住精髓,忘却人性之恶、忽略人类基因里的趋利避害、无视利用制度堵住伤害病患漏洞的可能,甚至可能因规范诱迫医院违背医德。事后,又还想占领道德和科学的制高点。此时再用什么官本位、拍脑袋之类的词汇,老生常谈地令人起腻。

找个出镜率低一些的词汇——违背法的精神。这样倒也能推导出无知者无畏,所以才会不惧民意如滔滔江水。好在没有包龙星,卫计委也不会沦为方唐镜,顶多收些意见也就是了。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高健

高健

15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

曾堕互联网,后游媒体圈;藏身金融界,不辍刀笔梦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