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媒介,人的延伸

 

若用“高深”来形容老汉的理论似乎不太确切,因为造成晦涩感的,不是深度,而是广度,主要源于对“既成事实且已被广泛接受的”概念的重定义。

“媒介”就是其中之一。在传播学领域里,“媒介”的定义几乎属于入门级内容,惟老汉传承恩师英尼斯的衣钵,打破传统的局限,一番开疆拓土之后,铁路、电话、望远镜之类的物品也都归于“媒介”麾下——即传说中的“泛媒介化”。

在老汉看来,通过改变时空关系而改变人类感知能力的就是媒介。在此概念下,铁路成了腿的延伸、电话成了耳朵的延伸、望远镜成了眼睛的延伸。

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媒介的定义。既然老汉自己先踩出了界,描绘了传播行为以外的图景,那不妨顺着他指点的方向,看看世界。

科技重塑媒介,媒介延伸了人体,改变了人类对时空的感知。这样的过程和结果,其目的究竟何在?

自由,那简直是一定了,人类所求不过就是自由罢了。所有谓自由——至少这是我最喜欢的定义——即摆脱自然力的束缚。时间和空间,正是人类至今无法摆脱又梦想征服的自然力。在与自然桎梏的抗争中,不断实现自我的延伸,早就成了人类基因中的一部分,即使你无法感知或无力实现,这种潜藏的需求随时都可能被激发。

媒介、时间、空间、自然力束缚、追求自由、自我延伸……这些词汇和概念混合在一起,描绘出的是一幅人类进步史——人类通过对时间和空间两大自然束缚力的克服,实现自我延伸,以求活得更加自由。

所以,我更愿意将老汉所说的“媒介是人的延伸”,理解为“人类每次自我延伸都伴随着新媒介的诞生,以求突破自然的束缚”。

如果这样的解释看着空洞,不妨追溯历史,看看人类一直以来是怎么实现自我延伸的。

以人类对腿的延伸为例,祖先们最早想到的是借助其他动物的腿脚,以求更快、更省力,例如马匹。随后是车,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车轮,因为圆形的车轮能够让代步工具行驶得更加平稳,同时搭载更大型的货物。而蒸汽机的发明,使得原来那些依靠人和动物驱动的车,在动能上得到了一次质的飞跃,火车、汽车逐步进入人类的生活,把人类带向了更远的远方。正是这种媒介的不断升级,帮助人类在面对时空时,不断实现对本身能力限制的突破,在单位时间内完成更长距离,或花费较少时间跨越既定距离。

而技术的发展让人类对物理空间的感知进一步发生了质的变化。是的,与远程控制相比,交通工具所实现的对空间的征服就是小儿科。物联网这个早些年还只是概念性的名词,如今正在逐步得到实现,人类操控某物体时,不再需要走到物体面前,用肢体进行操控,只需要在远端输入命令,即可以完成,而且这个距离越来越远。当我们还在称呼互联网视为新媒体之时,物联网已经浮出水面,突破了人与人的互联,实现了人于物、物与物之间的互联,成为更新兴的媒介,再一次实现人类在空间上的延伸。

另外我很喜欢的例子,就是对大脑的延伸,即通过工具,实现人类思维外化——或者称为“加个外挂”。算盘,应该是中国人最原始的计算功能外挂设备,即便是千年后出现的电子计算器和计算机,最初的使命也是为了在短时间内完成更复杂、更大量的运算。随着程序对人脑思维模拟度的不断提升,电脑正在朝着它这个中文译名所蕴含的期许不断进化,突破人类大脑天生所能够达到的存储量和运转速度极限。

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,我把这些视为将老汉称作预言家的理由。预言,不就是一堆凭借过往数据和事实,通过逻辑推理得出的结果吗?

可能有些人不同意将老汉称为预言家,毕竟他的脑袋不是3D打印机,不能输出一个个具体的未来产品和图景,但我相信,沿着他的思路,我们可以想到更多。

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高健

高健

15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

曾堕互联网,后游媒体圈;藏身金融界,不辍刀笔梦。

文章